7日間。

这里凛飒
大概随便瞎放点什么

[雷卡]最初的人

—ooc有。一个小短打,意味不明,校园paro。私设如山。520快乐。
-标题来自りぶさん的《アカイト》。

都是跳级上来的,卡米尔和嘉德罗斯一点也不同。后者每每都拿到年级第一,一身傲气,对于各种名校的招生看都不看一眼,始终坚持着年级第二的格瑞去哪他就去哪。前者虽说没拿到过年级第一,但在三千多人中拿到十多名也算是佼佼者了,可他却总是低着头与世界擦肩而过,不闻不问,悄然无声。
“决定好大学了?”
“没有。”
卡米尔低头看着手中志愿表,声音含糊不清。雷狮皱了皱眉,便也不再多问。
他在疏远自己。
从念高中开始,不,初中开始,雷狮就已经意识到了。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的弟弟突然开始躲避自己,甚至在家里的一条走廊上相遇了,卡米尔都会选择转身离开。一路跳级的卡米尔在高三时终是和雷狮分到了一个班,而他总是绕开雷狮课桌的小细节总是让雷狮略微烦躁。
承认自己的心情就这么难吗。雷狮情商不低,他明白自己堂弟心里到底想着什么。看着对方穿着蓝白校服的纤瘦背影映在教室暖黄色灯光下,雷狮更是心乱如麻。他索性站起身来走到卡米尔身边,由于是靠窗座位,卡米尔则是本能地往墙边缩了缩,目光看着志愿单没有丝毫移动。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过雷狮的眼睛,可雷狮依然不言语,只是轻轻拉过卡米尔正执笔的手,十指相扣,随后在对方白皙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签字笔掉在地上的啪嗒声在寂静的教室里回响。卡米尔愣了几秒,随后赶紧想要缩手,却由于雷狮逐渐加强的力度而无果。雷狮叹了口气,俯下身蹭了蹭卡米尔的鼻尖,轻轻开口。
“我喜欢你。爱情意味的。”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卡米尔听到自己话语后蔓延至耳根的,如自己送的那条围巾一样的红色,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伸手揉揉卡米尔那一头黑发,随后转身离开了教室,留下卡米尔一个人呆在偌大的教室里呆若木鸡。
卡米尔也想过的。如果这次月考保持上次名次就表明心意,如果下次月考进步的话就表明心意,如果模拟考拿到年级前十就表明心意……太多太多如果了,最后却因为没有任何勇气而深埋在心底。
B大保送生,雷王集团三少爷,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自己毫不相符的事实,卡米尔早就明白了,即使他萌生了一些别样的感情,他也仍选择了缄口不言,小心翼翼地掩饰起自己的一切,只愿默默挡在对方身前,以智为骨,以忠为肉,披荆斩棘。
至于那种感情,是绝对不能流露出来的,自己只需要看着对方就好。雷狮会娶妻生子,自己说不定也会放下。
可是这所有都被今天雷狮的一个吻搅破了,无论是那颗决心也好,还是那种设想也罢。卡米尔趴在空白的志愿单上,紧紧闭上了双眼。

凹凸中学的校规其实很松懈,一切都主张什么所谓和平民主。当卡米尔正刷着数学题时,宿舍楼下忽然传来麦克风试音的声音,紧接便是不知哪个女生的深情告白。大概是因为今天五月二十日吧。卡米尔挠挠头,本想起身去找个耳塞,桌上的手机却振动起来。没什么人会打自己电话,估计是卖保险的。卡米尔不在意地扫了一下屏幕,看到来电人时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雷狮。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听筒传来一如既往熟悉的对方的声线,竟让卡米尔稍稍有些安心,尽管他仍对今天发生的事儿有些苦恼与不安。
“听到外面什么声音了吗?”
“……听到了,大哥。”
“那,你有答复吗?”
卡米尔深吸一口气,胸中悸动无法磨平。他欣喜,但又犹豫。他这样的人真的能配得上雷狮吗?他一直以为,能留在雷狮身边就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将他从孤独的泥沼中拉起的人,带他走出那个无助而又黑漆漆的世界的人,对于自己而言的最初的人。他真的能配得上吗。
“嗯?”
可是,可是。
既然对于自己来说,雷狮是最初的人,那么对于雷狮来说呢……?
“我也喜欢您。”
真实想法脱口而出。电话那边的沉默让卡米尔更加紧张,可接着传来的却是一声轻笑。
“那就做好一生同我一起的准备吧,卡米尔。”
挂断声响起。
卡米尔看向书桌角落的那张志愿单,终是执笔写下了B大。

摸鱼 p1安莉洁小天使p2上课摸的凯佬
p3是自家儿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