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execute(me);

After The Rain.
这里凛飒
まふまふ世界中心
吉吹
是个JK
画个画写个文拍个自拍
喜欢的乐队是mili 神僕和rad
雷点是卡雷和吉最[敲黑板]

明后天考试 考完回来更spica!!

一天没有凌霜雪和千和安太太的hp看 我就浑身难受[。]

〈雷卡〉Spica. 1

-架空民国背景 我也不太懂民国[。很喜欢上海但没去过..!!!可能有很大的出入!
-春雪写的太差了,先坑着。嗝
-ooc注意

那个人是从哪来的呢。

每当雷狮坐在窗边看着隔壁院子时总是忍不住去想。街上到处都是游行呐喊的学生,可他总是坐在院中纹丝不动,只是捧着书静静地,好像世事都与他无关。

乱世诞佳人?这个形容女子的词突然从雷狮脑中闪过,听起来有点可笑。他托着腮帮子,看着邻家少年的背影发着呆。

大概过了几分钟,那人合上书站了起来,回屋子里去了,只见他略有些长的黑发和白色的围巾在风中飘动。

“爸,”雷狮下了阁楼,看着坐在客厅的父亲问道,“隔壁搬来的谁啊?”

“你叔叔,刚搬来。”父亲抿了一口茶,看着窗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如果你是指那个孩子的话,他叫卡米尔,是私生子。”

“呵。”

雷狮毫无顾忌地轻笑一声便拉开椅子坐下,随手拿过一支笔,却又不知道写什么,最后纸上只留下了俊秀飘逸的三个正楷字——卡米尔。

-
没过多久,叔叔便邀请雷狮一家过去坐坐。碍于情面同时也想再看看那孩子,雷狮跟着去了。

叔叔算是半个暴发户。自家父亲白手起家,每场生意叔叔都要来蹭好处,对雷狮来说这种哈巴狗一样的人可以说是非常恶心了。

刚修好的别墅里毫无美感地摆放着些古董,叔叔西装革履油光满面地将所有人请到客厅,阿姨亲自端茶送水。雷狮打量了一下这房子,又勉强和叔叔阿姨以及他们家的两个儿子握了握手。这两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人浑身戾气,竟然拥有着与自己相同的眸色,雷狮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过来做客的不止有雷狮一家,还有对面的一户人家。雷狮对那一户的两个孩子倒是有点印象——一个叫凯莉,每天上门提亲的可以排到黄浦江那边去。另一个叫鬼狐天冲,似乎很少出来露面。

此时此刻凯莉正坐在自己对面,穿着精致的旗袍,耳环闪闪发亮。她眨了眨眼睛伸手招呼雷狮过去,雷狮便也不太在意地顺势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微微偏头以便听见凯莉的耳语。

“来来跟你聊点八卦。那个什么,你叔叔好像是堂子的常客啊?”

现在的大小姐都这样的??

“对,似乎还有个私生子。”雷狮倒也不太在意叔叔的面子一类的麻烦事,只是耸耸肩,脑海里又浮现出卡米尔的模样。

“你要不要去问问啊?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凯莉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指了指人群。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要是被这么一问,那孩子估计最轻也得被禁足,毕竟是个对其他人来说见不得光的小家伙。凯莉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后便溜走了,雷狮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上,目光掠过楼梯口的厨房时似乎看到了若隐若现的黑发与白围巾。

-
上海难得下了场大雪。尽管雷狮有些嫌弃脖子上这条二哥送的红围巾,但实在是太冷还是围上了。经过隔壁院子时,雷狮特意留意了一下,发现那孩子并不在,只好继续向前准备找辆黄包车去银行帮父亲处理文件。在南方下这么大的雪实在是罕见,连轿车都开不出去,雷狮只得深一脚浅一脚在雪里慢慢走着。

脚底传来柔软的触感。雷狮皱起眉,抬起脚低头。一条白色的围巾混在雪中,很是熟悉。

这不就是卡米尔之前围的那条?他再次将目光转向旁边那一排杂乱的脚印,勾起嘴角顺着脚印调转了方向。

这一带虽说是富人区,但那种阴暗肮脏的小角落也是有的,没走多远雷狮便看到了与那些洋房别墅完全不同的低矮房屋以及昏暗的小巷子。谩骂声自胡同里传出,雷狮绕到胡同里人的视觉死角暗中观察。

是卡米尔。

他靠在墙上,身上只着一件单薄的衬衫,黑发有些凌乱。站在卡米尔面前的那些人中没有一个不是痞里痞气的,虽然年龄看起来不大,但是是些社会渣滓没跑了。

雷狮并不打算上前去做什么,只是抱臂站在旁边看着。

“喂,小杂种,你妈坟头的树该参天了吧?”

这话立刻在人群中引起一阵哄笑。卡米尔没说什么,冰蓝色的眸子冷冷地直视着那个领头的人。一向被高捧的小混混大概是怒了,抬脚对着卡米尔的头就是一个横踢。他低头躲过那一击后,抬首依然直视着对方的双瞳视线不移,只是背后好像在摸索什么。

从雷狮这个视角刚好能看到卡米尔背后的动作,本以为他会拿出些钱什么的,可接下来卡米尔拿出的物品时倒是让雷狮这种见怪不怪的稍微吃了一惊。

好家伙,一把银晃晃的刀。

雷狮回忆起上次去叔叔家偶然在厨房瞥见的卡米尔,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拿的吧。卡米尔紧紧攥着木质的刀柄,神情完全没有紧张或者害怕可言,如大海般蔚蓝的眼里波澜不惊。

他肯定也明白,要是伤了这小混混,估计自己的尸体得被这些同伙拖去喂野狗了。看来胆子不小嘛,雷狮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等待着卡米尔下一步的行动。

那小混混弯腰捡起一块板砖正欲向卡米尔砸去,卡米尔却先人一步,迅速踹向人腰侧将他一脚掀翻在地随后揪住那人衣领,红色的砖块飞到了其他人的脚下,卡米尔毫不犹豫地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在场的都愣住了,有几个反应过来的准备去拉开卡米尔,但看到那小混混脖子上缓缓滑下的鲜血也都停了下来。

归根到底也就是些十二三岁的孩子,闹下去没意义了。雷狮思维飘散地想着,慢步走到巷子里。其他人正在想些办法对付这个看着瘦弱其实棘手的要命的人,并没发现雷狮的到来。一个小毛孩正匍匐在地上,似乎想要拿起身边的砖头。

雷狮轻轻咂嘴,踩上那人的头。头磕在地上的沉闷声响起,其他人都转过头来看向雷狮,眼里流露出一丝惊慌,包括仍握住刀柄不放的卡米尔。

“怎么,还想继续呆着?”

其他人都落荒而逃,卡米尔也将刀从地上的混混脖颈上挪开,站在原地抬头注视着雷狮,有些不知所措。

“眼神不错。卡米尔是吧?直接上刀子,挺厉害嘛。”

“……我无地可去了,总不能死在这里。”

他神奇一口气,攥紧了衬衫的衣摆。雷狮噗嗤一声笑出来,将围巾解下来套在卡米尔脖子上,伸手想要揉揉他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可这孩子似乎并不愿意接受这种亲昵的动作,条件反射地躲开了,可马上又意识到了自己面前站的是谁,低下头去。

“对不起,雷狮……少爷。”

卡米尔纠结了一下称呼,随后缓缓吐出雷狮的名字。雷狮有些诧异,大概是叔叔和他说过吧,竟然会知道自己是谁。

“跟我走?”雷狮蹲下来,看着地上的雪突然想起了方才地上的那条白围巾,“哦,有个前提。得叫我大哥。”

他向面前这个瘦骨嶙峋,出身与自己千差万别的妓女的孩子,伸出了手。雷狮也才十五岁,但个子已经分外地高了,就连手也比同龄人的大一些些。他看出了卡米尔在踌躇,可他没有出声,只是任时光流逝。

雷狮不知道过了多久。客观来说是五秒,主观来说是一年,十年,一辈子。

那只小小的,还有些稚嫩的手握住了他的一根手指。卡米尔拉高了些围巾,似是有些紧张,又似是有些害羞,清脆而微弱的声音从围巾里传来,雷狮听得一清二楚。

“大哥。”

异色线 真的特别好看!!!!

莱恩特和月!魔王与巫女这样奇怪的组合w

突然自拍

[雷卡]最初的人

—ooc有。一个小短打,意味不明,校园paro。私设如山。520快乐。
-标题来自りぶさん的《アカイト》。

都是跳级上来的,卡米尔和嘉德罗斯一点也不同。后者每每都拿到年级第一,一身傲气,对于各种名校的招生看都不看一眼,始终坚持着年级第二的格瑞去哪他就去哪。前者虽说没拿到过年级第一,但在三千多人中拿到十多名也算是佼佼者了,可他却总是低着头与世界擦肩而过,不闻不问,悄然无声。
“决定好大学了?”
“没有。”
卡米尔低头看着手中志愿表,声音含糊不清。雷狮皱了皱眉,便也不再多问。
他在疏远自己。
从念高中开始,不,初中开始,雷狮就已经意识到了。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的弟弟突然开始躲避自己,甚至在家里的一条走廊上相遇了,卡米尔都会选择转身离开。一路跳级的卡米尔在高三时终是和雷狮分到了一个班,而他总是绕开雷狮课桌的小细节总是让雷狮略微烦躁。
承认自己的心情就这么难吗。雷狮情商不低,他明白自己堂弟心里到底想着什么。看着对方穿着蓝白校服的纤瘦背影映在教室暖黄色灯光下,雷狮更是心乱如麻。他索性站起身来走到卡米尔身边,由于是靠窗座位,卡米尔则是本能地往墙边缩了缩,目光看着志愿单没有丝毫移动。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过雷狮的眼睛,可雷狮依然不言语,只是轻轻拉过卡米尔正执笔的手,十指相扣,随后在对方白皙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签字笔掉在地上的啪嗒声在寂静的教室里回响。卡米尔愣了几秒,随后赶紧想要缩手,却由于雷狮逐渐加强的力度而无果。雷狮叹了口气,俯下身蹭了蹭卡米尔的鼻尖,轻轻开口。
“我喜欢你。爱情意味的。”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卡米尔听到自己话语后蔓延至耳根的,如自己送的那条围巾一样的红色,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伸手揉揉卡米尔那一头黑发,随后转身离开了教室,留下卡米尔一个人呆在偌大的教室里呆若木鸡。
卡米尔也想过的。如果这次月考保持上次名次就表明心意,如果下次月考进步的话就表明心意,如果模拟考拿到年级前十就表明心意……太多太多如果了,最后却因为没有任何勇气而深埋在心底。
B大保送生,雷王集团三少爷,这一切的一切都与自己毫不相符的事实,卡米尔早就明白了,即使他萌生了一些别样的感情,他也仍选择了缄口不言,小心翼翼地掩饰起自己的一切,只愿默默挡在对方身前,以智为骨,以忠为肉,披荆斩棘。
至于那种感情,是绝对不能流露出来的,自己只需要看着对方就好。雷狮会娶妻生子,自己说不定也会放下。
可是这所有都被今天雷狮的一个吻搅破了,无论是那颗决心也好,还是那种设想也罢。卡米尔趴在空白的志愿单上,紧紧闭上了双眼。

凹凸中学的校规其实很松懈,一切都主张什么所谓和平民主。当卡米尔正刷着数学题时,宿舍楼下忽然传来麦克风试音的声音,紧接便是不知哪个女生的深情告白。大概是因为今天五月二十日吧。卡米尔挠挠头,本想起身去找个耳塞,桌上的手机却振动起来。没什么人会打自己电话,估计是卖保险的。卡米尔不在意地扫了一下屏幕,看到来电人时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雷狮。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听筒传来一如既往熟悉的对方的声线,竟让卡米尔稍稍有些安心,尽管他仍对今天发生的事儿有些苦恼与不安。
“听到外面什么声音了吗?”
“……听到了,大哥。”
“那,你有答复吗?”
卡米尔深吸一口气,胸中悸动无法磨平。他欣喜,但又犹豫。他这样的人真的能配得上雷狮吗?他一直以为,能留在雷狮身边就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将他从孤独的泥沼中拉起的人,带他走出那个无助而又黑漆漆的世界的人,对于自己而言的最初的人。他真的能配得上吗。
“嗯?”
可是,可是。
既然对于自己来说,雷狮是最初的人,那么对于雷狮来说呢……?
“我也喜欢您。”
真实想法脱口而出。电话那边的沉默让卡米尔更加紧张,可接着传来的却是一声轻笑。
“那就做好一生同我一起的准备吧,卡米尔。”
挂断声响起。
卡米尔看向书桌角落的那张志愿单,终是执笔写下了B大。

摸鱼 p1安莉洁小天使p2上课摸的凯佬
p3是自家儿砸